產糧大大都是世界的瑰寶!

记梗 占tag抱歉 李白x至尊宝邪教慎入 room no.9

邪教慎入,邪教慎入,邪教慎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良猴那车也差不多马上结束了,咸鱼时入手买了最近很流行的room no.9,发现里面的梗实在是非常非常非常的棒,游戏有点过于沉重了,文里应该不会那么过分,不然外链之类的估计每章都有。
不由自主的想带入这两个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至于选项什么的让小天使们来选好了,结局就跟着变吧【摊手】有人又兴趣吗?

至尊宝试妆+考试应援,初中高中学考毕业考都要加油哦♥

《爱他就让他受【二】》

cp张良x至尊宝
前言
‌请叫我邪教教主【摊手】
食用说明
‌r18
‌关键词 /强制 /捆绑 /绝对无法逃脱体位 /部分兽化
祝食用愉快♥
【中】
"想不到啊,张良你是个同性恋?"

        至尊宝做了个深呼吸,努力压下身体被一个男性碰触泛起的的怪异感觉。

        张良却不言其它,褪下人腰带,慢条斯理的扯开至尊宝衣襟,从喉结一路拨撩抚弄滑至小腹,像是得了什么乐趣一般用指尖在人鱼线附近描画着肌理纹路。悠哉悠哉的开始欣赏他混合着尴尬与羞恼的微妙神态来。

"子房并非有龙阳之好,只是——昨日一战至尊宝这般神勇迎敌,损失可谓惨重。如此战果确是驳了我这军师颜面,遂起征服之欲罢了。"

        擒住人手腕,张良从至尊宝腰间起身挤进他双腿之中,却不料身下人双腿失了张良身体的桎梏便突然暴起,一记膝袭将自己踹歪。

"张良,你该庆幸我没有用脚踢爆你的头。"

        向来懒散的眼神倏然锋利,至尊宝盯着身形歪斜之人一字一句:

"现在,从我身上下来,压制你莫名其妙的狗屁欲望,然后离开这里。"

       张良缓缓调整身形,也不气恼对方的反击,用着几乎是迷恋般的语调赞叹道:

"至尊宝这般举动,这和那时突出重围,桀骜不驯的你一样,"

       他毫不避讳的直视着至尊宝恍如盛着星光的淡蓝眼眸,低声吟唱早已重置好的言灵操纵术式:

"男人啊,都是越遭遇反抗,越兴奋的家伙…子房也不例外。"

        至尊宝正想开口讽刺他单调的制敌方法,试着激人解开咒术,谁知着张良抓了自己额前一缕微长的刘海就带着往旁边树上摁过去。

摁,过,去。

        撞击而产生的眩晕让他暂时失神,被张良察觉出空隙,便迅速扣住至尊宝双手反剪在脊背,足尖踢向他膝弯迫使至尊宝跌跪至树前。张良借势挤进人岔开的双腿之间。一个简单的动作却使得至尊宝只能勉强支撑住自己,来堪堪避免陷入直接坐人腿上的尴尬境地。

        额角传来的阵阵钝痛外加张良再三挑衅,终是让至尊宝失了冷静,眉宇神色之间不由得染上些许戾气,强忍着怒火开了口

"你最好祈祷不要栽在我手里。"

        瞥了一眼他环绕在自己胸前作怪的手。

"张良,有没有人和你说过我很记事儿?"

"呵,子房这就记下了。"

        张良嗤笑一声算作回应,左手径直向下探去,在人大腿内侧摸了一把,满意的感觉到他微微瑟缩:

"希望你大的,不只有气势。"

        顺手解了人最后一件裙装,张良按住至尊宝肩胛使得他上半身紧贴着树干。当前姿势拓张变得极为困难,张良只能让两人尽可能的放松点。

"我…我靠,张良…!"

        威胁反抗,能试手段的至尊宝也就会这么多,奈何张良软硬不吃还能反调戏回来。至眼见事态向着无法预料的方向一路飞奔,至尊宝只恨此时的无可奈何。

就当狗咬了吧!

        索性破罐破摔的安慰自己,饶是他向来只身迎敌面不改色这回也难免抿唇闭眼。

        张良似是发觉了至尊宝的不安情绪,俯身贴上人后背以示安抚,右手却暗自拨开早已备好的容器瓶口,挖了一块膏脂放在指间搓捻,待其化开后探向那从未被问津的入口。

        几乎是在送入手指的一瞬间,张良便感觉到了来自对方身体的抗拒。莫非擅长体术之人,内部都这么紧的吗?手感也很好的样子…

        正出着神,一声短暂而细微的响动将他游离的思绪拉了回来,眨眼思忖片刻,刚才那若不是幻觉的话,怕是至尊宝喘了一声吧?

        低头一看,原来自己在走神之际,已然将入侵的手指迅速的增加到三根,张良肯定他是个雏儿,再能忍,也是受不住的。

看来自己也是急了啊。

tbc——【别打我蛤蛤蛤】

《爱他就让他受 【一】》

cp张良x至尊宝
前言
‌请叫我邪教教主【摊手】
食用说明
‌r18
‌关键词 /强制 /捆绑 /绝对无法逃脱体位 /部分兽化
祝食用愉快♥

【上】 
         无论春夏秋冬,户外总是至尊宝更为青睐的地方。
 
         或许是真如旁人所说,自身还留有那灵明石猴的一股子野性。亭台楼阁雕龙画凤的所谓建筑艺术于他而言,着实还不及路旁哪株自顾生长的杂草野花来。
       
        而这等只应有蝉鸣风吟的静谧夜晚,丝毫外来之声便显得尤为突兀。你看,踮起脚尖行走,却不避开地上容易发出声响的干枝枯叶——稍显拙劣的敛声方式。来人绝非精通跟踪的刺客之流,也非战士坦克块头不小的角色。那么,法师或射手,哪一个呢?
          
        至尊宝在脑海里盘算着应对之策,他可不认为大晚上故意暗地接近这里是为了给自己一个惊喜。虽说在那儿放任思绪翻飞,可其身体却因长期战斗培养的优秀反应给出了下意识的举动——对方出招了。仰躺在地的慵懒姿势让他起身躲避成了妄谈,至尊宝便就势翻滚进了旁侧草丛。而先前待过的地方早已降下一道法术壁垒来。迅速翻身而起,至尊宝尚且还维持着一手撑地单膝跪下好支撑身形的姿势,却意外的瞥见一抹淡黄袖角。

"…张良?"

          在这等情况下与对方相遇是两人没想到的,至尊宝略微抬头眯眼以确认来袭者身份。那人白发金眸,鼻梁一副单片眼镜外加开口吟唱的姿势不是上局交锋过的敌对法师又是谁呢?
       
        闻言张良轻笑一声,走上前去颇为自然的抚去了至尊宝肩头粘上的落叶草根。

"听传闻至尊宝总是雁过无声,所经之处净是些残兵败将,昨日一见果真如此。能被这般人物记上,是子房的幸事。"

"把握时机而已,哪有这么神乎。"

          至尊宝见人也非来者不善的样子,便舒了微颦的峰眉,跟着应和笑了两声:

"怎么,要是约战的话还是改日吧,棍儿给落家里了。"

         至尊宝调侃一句打算起身站定,却只见得张良双唇轻启,随即被言灵咒术定住瞬息。身体还维持在半蹲将起的姿势,为张良发力一推,至尊宝便失了重心,身形不稳跌倒在地。

        他愣住半晌才发觉没了峡谷技能优化体验,这言灵禁锢的时间远比以往的要长的多。

"我靠,服了你了。有话不能好好说!偏要这么,这么的认真冲动吗?"

        身子是不能动弹了,至尊宝只能试图以不断的对话来转移张良注意力,待到技能时间结束再寻个法子脱身才是。他已经明显感觉到眼前这人的不对劲——笑里藏刀用以形容再合适不过。

        可惜,对方明显不给他这个机会。欺身跨坐在人腰间,张良趁着至尊宝被控的时间段,拉过他双手放在身侧,随后双膝跪压在上使其无法作用。

        手掌被碾住的感觉说不上痛苦,但至尊宝手掌向来都是节骨分明的。随着身上人动作,被迫产生的些许轻微移动使得关节硌在碎石土块上有那么点疼。但再如何也不及张良这一系列举动给他带来的惊悚。

"你,你闹哪样儿?说了不打听不懂怎…"

        话还未完,至尊宝就觉张良用指腹在其唇边轻抚一下,随即一股力量制着便也无法发声了。

"你的话很多。"

         张良伏下身子,对着人耳轻轻舔舐,不顾他偏头躲闪,钳住其下颚,凑上那迅速发红变烫的耳尖吻咬。

"子房只希望你只要,在难耐之际
                    
               喘息呻吟便够了。"

TO BE CONTINUED——

占tag抱歉啦
大概是游场场照?先放着放着